Floating Flower Garden; Flowers and I are of the same root, the Garden and I are one

teamLab, 2015, Interactive Kinetic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Floating Flower Garden; Flowers and I are of the same root, the Garden and I are one

teamLab, 2015, Interactive Kinetic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这是一个会随著观赏者的动作产生变化的浮游在空中的花朵所佈满整个空间的庭园。

当观赏者们进入充满花朵的空间时,观赏者附近的浮游花草们会一齐上昇,以观赏者为中心形成半圆球型类似圆顶的空间,而观赏者们能够在空间内自由地步行移动。也就是说,虽然空间会被花草所佈满,但是由于观赏者周围会持续形成圆顶型空间,所以当观赏者自由地步行移动时花朵也会随之产生变化。而当複数的观赏者们互相靠近时,彼此的圆顶型空间就会连结起来形成单一空间。观赏者们宛如沉入到花草的庭园之中与庭园形成一体化。

总数2300朵以上的花朵浮游在空间裡不停绽放。花草们生生不息,每天都不停地在成长。
朵们,会随著它们的昆虫伙伴行动时间的不同,香气浓度变强的时间也各有所不同,所以这件作品空间也不论早中晚,香气随时随刻都在变化。

可说这是源自于禅僧们把日本禅的庭园作为集体修行的场地,进行与山中大自然成为一体的修行。

在禅宗内有一则名为「南泉一株花」的公案。在古代,有一个叫做陆亘大夫的人。陆亘大夫引用僧肇法师在《肇论》中的名言:「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向南泉和尚问道:「这也太奇怪。」南泉和尚则回言:「时人见这一株花,如梦相似。」

当人与花化为一体时,在人看到花的当下,花也会看向人。或许于此刻同时,人也才真得开始赏起花来。